回首頁 > 怪物

怪物
2015 VICTOR FRANKENSTEIN
上映日期:2015-11-27
類  型:劇情、科幻
片  長:未提供
導  演:保羅麥格根
演  員:《X戰警:未來昔日》詹姆斯麥艾維、《哈利波特》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發行公司:福斯
官方網站:
http://www.foxmovies.com.tw/
https://www.facebook.com/foxmovies.tw

★ 全新的角度詮釋世紀傳承的經典恐怖科幻文學 超完美視覺特效放大驚悚懸疑感
★ 好萊塢兩大當紅男星詹姆斯麥可維及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大銀幕首度同台飆戲
★ 工業革命全盛期人類最瘋狂的科學計劃 喚起每個人內心最深處的「怪物」

《怪物》改編自十九世紀經典恐怖科幻小說,由兩大英國當紅男星《X戰警:未來昔日》詹姆斯麥艾維及《哈利波特》系列丹尼爾雷德克里夫搭擋演出,劇情描述瘋狂科學家維多弗蘭肯斯坦(詹姆斯麥艾維飾)以及他聰明過人的學徒伊果斯特勞斯曼(丹尼爾雷德克里夫飾)之間備受道德爭議的瘋狂科學計劃,他們秉持著崇高的理念試圖讓亡者重生,並加入人性的靈魂至復活的軀體裡,但心魔纏繞的維多,他的實驗計劃早已走火入魔,並鑄下可怕的後果,唯獨只有伊果可以喚醒他的恩師從這個失控的惡夢中逃脫,並阻止這場可怕的造怪計劃。

【關於製作】

原本以為拍這部電影相當容易,但劇組遇到英國有史以來最潮濕的冬天,加上以每小時60英哩吹拂的大風,和無止息的傾盆大雨,這些氣候因素所造成的混亂,都讓拍戲檔期大亂,這就是電影《怪物》的拍攝過程,為這部電影帶來許多難以解釋的神祕體驗。

然而,由丹尼爾雷德克里夫所飾演的伊果,與詹姆斯麥艾維所飾演的維多弗蘭肯斯坦博士一點也沒有受到影響,都依舊敬業展現微笑,儘管天候讓他們拍攝《怪物》的過程非常地「特別」。

這的確是個挑戰,「我們甚至在電影的第一個段落做了一個極大的馬戲團覆蓋屏障,一直到我們拍攝電影的最後,終於好不容易將旁邊那座城堡蓋起來之後才拿掉。」製片德瑞克多奇回想著先前的拍片過程。

「這樣的拍攝方式其實相當方便,而這兩座建築物真的非常壯觀,但不幸的是天公並不作美。城堡很安全堅固,但還是需要大型屏障,這就像個大型帳篷一樣。我們拍片時正值颶風肆虐,而對我們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我們還必須到薛伯頓片場將這個帳篷完全重建。沒有人預測到,我們會遇到英國有史以來最潮濕的冬天,但是你可以去適應並克服這一切,而導演保羅與他的劇組人員做到了這一切,他們棒呆了。」

導演保羅麥格根表示,除了天氣因素之外,拍電影時也有許多為了挑戰創新而出現的障礙,這部電影要結合大量的動態捕捉特效,包括麥艾維、雷德克里夫以及女主角潔西卡布朗芬德莉都一樣,要配合演出獨一無二的CGI動畫特效。「這真的非常困難。」他說:「我們創造的是文學經典裡面的怪物,這很重要,所以我們每一幕都要拍出複雜的層次感。」

雷德克里夫也同意這個的看法,他還說以當代人的角度去重新解析經典文學及電影,真的需要非常大的心神與體力,但他每分每秒都非常享受其中,即便整體氣候環境差一點就要毀了他們的計畫。

就像同戲的演員麥艾維一樣,雷德克里夫也親自上陣做了非常多的特技,包括電影的最後大高潮段落,當真正的「怪物」前來偏僻的蘇格蘭城堡,其中一個的狀況就是在這段當中,閃電與雷擊包圍著他們一群人。而在現實的拍片環境當中,他們其實真的被大風暴給壟罩著。

「當你看到最後一段時,你會看到我們是多麼卯足全力在拍攝電影裡面的每一個特技場面。」雷德克里夫這麼說:「有一段當我從椅子上跳開,然後跳到桌上,再從桌上跳到一條鐵鍊上攀爬,推擋住一根大柱子,然後再轉身狠踢怪物的胸窩。我完全靠自己完成了這個部分。」

「這真的超棒。這真的是我拍攝這部電影的過程中最棒的一天,當天下著不止息的傾盆大雨,而且還是極低溫,但這真的很棒。保羅非常喜歡拍攝奔跑的場景,所以我們甚至會為了一個鏡頭而連續奔跑六分鐘。」

「我想要講一下我們的拍攝技巧,拍攝這部電影的某一天,他突然表示有一個想法。他說這對於拍電影來說很老派,我們要大量拍攝跳樓戲,而我回應他:『好的,我們會這麼做,我們會跳樓。』而我愛極了這些戲。」

「麥艾維相當同意這部分,儘管在非常極端且弔詭的狀況下,那些氣候環境真的令人難忘。「我們在朗克羅斯片場(英國薩里郡)裡搭建五層樓的城堡,而我有好幾次都會認真想,我們真的要跳到巨型水塘裡?同時,他們灌注大量的人工雨,而這樣的場景真的是不可思議。」

「真正的雨勢沒有在鏡頭裡面出現,所以你需要那些人工雨來製造大量的水,並且讓演員們濕透。」他大笑:「但這真的很好笑,看起來酷極了。」

麥格根拍了這樣一部冒險驚悚動作片,編劇馬克斯藍迪斯改編自瑪麗雪萊的同名小說,首度出版於西元1818年,而藍迪斯的改編版本則將《怪物》的時空設定在1861年,當時科學技術正蓬勃發展。

麥艾維飾演的維多弗蘭肯斯坦博士是個非常傑出的科學家,在醫學研究上有非常頂尖的領航研究。他想要保存生命,甚至沉迷於想要創造出生命的想法。伊果是僅有電影版本才出現的人,未曾出現在小說裡,他是卑微怯弱、駝背且外貌極不好看的巡迴馬戲團小丑,他唯一朋友是美麗的空中飛人蘿蕾萊(由潔西卡布朗芬德莉飾演)

「他在這故事裡被稱為『駝背的人』,而且他在馬戲團工作。」雷德克里夫解釋:「他出生在那裡,而他幾乎在那工作了一輩子。他閒暇時最重要的精神糧食就是讀那些醫學書籍以及醫療用語字典,他靠自己努力自學,他很有才華而且有著不可思議的天賦。」

「有一天,馬戲團發生了意外,蘿蕾萊重摔在地上,他衝上前想要治療她。維多則剛好在那裡並親眼見識了他執行臨時的手術。他靠著維多的幫助才終於拯救蘿蕾萊的性命,而這是他們的第一次相見。也在此時,維多發現他在馬戲團真的是完全被低估且被虐待,是個被慘烈欺負的天才學者。」

在電影早先所拍攝的場景裡,雷德克里夫每天花兩小時進行治裝以及化妝,讓他的樣子看起來像是一個駝背的人。他必須看起來面目全非,而這就是他想要化身的模樣。「舊版電影描繪他是一個『病態且髒亂的穿著小丑服裝的人』,當你讀到這部分,你會開始想『哇,我們一定要做得很好。』因為只要一不小心就會有所失誤。」

而他的特技化妝師貝琳達派里茲的確做得非常好,當他走進他在英國曼徹斯特的粉絲俱樂部時,他期待被人看見,而他也發現到其背後的成效。「我直接經過他們的身旁,但他們完全沒注意到。當我走過去,我聽到其中一人說著:『嘿,是他嗎?(指丹尼爾雷德克里斯夫)』我非常開心,『這樣的化妝看起來是正在工作呢。』我聽到這些話時非常欣慰。」

之後弗蘭肯斯坦幫助伊果逃離了馬術團,他動手術矯正了伊果的駝背身材,經過一番的轉化之後,他成為了弗蘭肯斯坦醫生最信任的得力助手,幫助他一起保存且嘗試創造生命。「這是原作小說裡的核心主旨,關於重生,運用科學將死者重新復活,但隨之也引來非常多的道德辯論,而在同時之間我們避開了一些過度通俗的部分,在瑪麗雪萊的原作所提到的。」麥格根這麼說。

「馬克斯藍迪斯在創作他的原始劇本時,將書裡最好的精華以及過往電影裡最好的部分重新結合,讓這部電影參入致敬藝術以及些微的重塑。」

「我發現過往的系列電影總是有一些驚恐的部分,所以我們積極嘗試要讓這故事變得更有活力,而且讓角色特性更突出。」

「舉例來說,丹尼爾雷德克里夫所飾演的角色伊果,就與書裡完全不一樣。伊果是舊版電影裡面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他是受到壓迫的助手,他性格大變而展開反擊。而在我們的電影裡面,他並不是那樣的人,他是一個對科學及解剖學有深入了解的人。」

麥艾維補充:「我們的故事不同於瑪麗雪萊的原作小說,我們並非拿著書照本宣科,我們改編了許多部份。兩個最主要的角色依舊有伊果以及弗蘭肯斯坦,而伊果完全不是書本裡面的那種描述。這是最明顯的區分,即便電影與小說依舊在說同一個故事。」

「主題依舊不變,包括一個男人嘗試成為最極致的造物者,完全不論是非,而這也是最主要的討論意旨。同時也有慾望,包括主角在科學上的渴望突破,是否可以超越道德感的是非價值。」

不過電影確實承襲最主要的核心概念,他說:「這部電影完全改編自舊版故事。當你看《怪物》時,你會看到大扁頭的怪物,瘋狂的科學家以及駝背的伊果。伊果從未出現在書本裡,但他卻是電影版的常客,因為舊版系列電影認為他確實有出現。」

「首要的事情是,當舊版電影認為他確實有出現在其中。你也必須要遵從這個習俗,你必須要做得非常好,但得做出適當的改編,不能只是照著前人的腳步去塑造這個角色,即便你必須要參照前例,但也得讓觀眾耳目一新。我們創造出一個非常廣為人知的怪物,但他也必須在這部電影裡面擁有專屬於自己的風格。」

佛萊迪福克斯飾演費納根,富有卻別有用心的他是「怪物」秘密實驗的主要資助者。「費納根的野心是希望創造出超人類,他要有強大的力量與可以扭轉征戰的關鍵,就像是在維多莉亞時期的核彈那樣。」福克斯解釋著。

「他想要擴展大英帝國的疆地,並拓展到世界的邊緣,甚至希望可以征服整個世界,他有想要讓全世界都臣服於他的野心。」他大笑。「他要實現這個理想,伴隨而來的必然就有名氣與榮耀。而他需要弗蘭肯斯坦與伊果的醫學天才技術來實現他的夢想,然而,當他們完成這個計畫之後,他就會殺了他們。」

潔西卡布朗芬德莉曾經在知名影集《唐頓莊園》裡面演出西碧爾女士,而她也與劇中主角一樣公平,演出眾多動作戲。她飾演蘿蕾萊,一個空中飛人,她與伊果墜入情網,同時也發現弗蘭肯斯坦想要創造出新的人類生命。」

「將一個人起死回生是一回事,但是創造出新生命卻又是另一回事,或許這從來不該發生。」她說:「而在維多惱怒的同時,蘿蕾萊將這些問題直接搬上檯面討論,並且跟兩位男主角公開辯論此事。但她卻又同時激勵了他們,所以在他們的世界裡,她扮演著一個非常有趣的角色。這也是一個蘿蕾萊與伊果的愛情故事。」

布朗芬德莉花了三個月的時間來訓練讓自己變成空中飛人,英國馬戲團藝術國家中心的雜耍專家艾咪派特納積極訓練她,為了讓她可以能夠在高空纜線上執行各種高難度動作。「這真的很難,但我們也有成功撐過四分半鐘。我理解一定要讓人信服,這很重要,我們要相信這個女人可以突破極限,不只是在心理上,在生理上也是如此。」

「她是如此強壯,而且做任何事情都是如此認真。她看起來就要像是她可以凌駕於這些人之上,這是很偉大的,因為必須要有許多的練習才行。」

她也承認,在那個時代的空中飛人,確實是非常危險的職業。「只靠一隻腳懸浮撐在33呎高空上是件非常可怕的事,因此妳必須要先學會爬繩。我們一點一點進行訓練,並在訓練時嘗試較低的高度,通常是八呎或九呎,當你離開地面練習時,你便可以開始適應不同的高度。」

「但直到我們正式拍攝時,我從來沒有在最合格的高度(33呎)成功過,那真的非常可怕。我需要暫停一下,直到整個過程結束,並試著讓我自己更冷靜。為了適應這樣的高度,我必須將精神專注並且告訴我自己:『如果我能完成8呎的訓練,那我就能完成33呎,一定會沒事的。』」

「這真的太棒了,我很驕傲我願意去做這件事,而且我完成了考驗,這全靠我自己的能力。其實這可以很簡單,可以是『哦,那是我的臉,但那不是我。』(意指是替身代打)而最終我非常高興。」

熱衷於調查弗蘭肯斯坦的是羅德里克圖平督察,這個大偵探初次遇到醫生與他的助手時,是當他們被誣告他們從馬戲團偷了一大筆錢。他很快地就證明他們是無罪的,但他的感覺也告訴他,關於這兩人的「實驗」將會非常特別,也非常值得關注。

安德魯史考特飾演圖平,他說:「關於圖平與我,我與保羅討論出他登場時的個性,他正在辦一場葬禮,因為他的妻子最近過世了。」

「在稍後的故事中,圖平發現弗蘭肯斯坦嘗試要讓人類起死回生,這對他來說相當可惡,儘管他是如此深愛著他的妻子,並期許能夠再次看到他的妻子,但基於他的宗教信仰及他對神的敬畏,他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在他的認知範圍內發生。」

麥格根也找來三度提名奧斯卡獎的藝術設計師伊芙史都華(作品包括《酣歌唱戲》、《王者之聲:宣戰時刻》以及《悲慘世界》)一同來打造弗蘭肯斯坦的維多莉亞時代。「你要從一個角度切入這個時代的樣子,並形塑出一個更不可思議的世界。」她說:「但你永遠都不能夠脫離現實。」

史都華研究1860年的倫敦,從當時的書籍、報紙、雜誌以及畫作,花費非常多的時間研究維多莉亞女王時期、倫敦的亞伯博物館以及皇家外科醫學院,她也在那堛嵼伅′膍s大量的醫學期刊以及教科書。

她甚至追本溯源,找到一名私心甚重的秘密收藏家,並且一起去看他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的商場中擺設的珍品,那是維多莉亞女王時期的四輛拖車,她還跟對方洽談,讓拖車在電影裡出現。「科學家的物品最難找。」她說:「但我知道在捷克有個男人有非常驚人的收藏,所以我搭機飛到布拉格,只為了見他一面。」她回憶著。

「我們前往他的倉庫,那裡有非常多的醃製標本裝在瓶子裡面,包括心臟、眼球還有一些骨骼。他還有一些具有維多莉亞女王時期元素的一些機械,像是發電機或是打字機。這真的是一個非常特別且奇怪的地方,但這裡卻充滿著我們可以用在電影裡面的一切事物。我們還必須為我們自己的電影打造許多當代的物品,但就在這裡,我們發現了真正的骨董。」

麥格根過去曾執導BBC電視台的知名影集《新世紀福爾摩斯》,同名主角是由班尼迪克康柏拜區飾演柯南道爾原作小說筆下的天才偵探,馬丁費里曼飾演他的助手華生醫生。

「那麼導演是否將《新世紀福爾摩斯》那種兄弟情誼帶到我們的電影裡面?」製片德瑞克多奇這麼說:「很像是《新世紀福爾摩斯》,《怪物》的兩位主角也很有這種良好的兄弟情誼。BBC版本的夏洛克與華生被沿襲到我們這部電影,做得非常成功,我認為伊果與維多的關係就是像這樣。」

當然對於故事來說,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劇本,但又同時是當代觀眾所非常熟悉的古典小說重新改編創作的作品。《新世紀福爾摩斯》的故事發生在現代的倫敦,而《怪物》則是在透過藍迪斯與麥格根的巧手經營之下,發展在十九世紀中葉,當時是後工業革命時期,也是最偉大的英國維多莉亞女王時代。

「當我拍攝《新世紀福爾摩斯》時,我知道我們必須保存著夏洛克福爾摩斯的公寓內在環境,無論我們打算將故事設定在什麼樣的時代。我認為我們必須保存維多莉亞時期的公寓,要有兩張椅子,而且還要有可以坐在旁邊取暖的火爐,這絕對都比充斥著大型銀幕電視,和其他科技物品的頂樓公寓來得好。觀眾喜歡這個點子,我們也很高興能將這個熟悉且富有認同感的概念呈現出來。」導演這麼說。

「我們有非常多的代表性物品可以指引我們回溯最原始的故事,有城堡,有閃電,有怪物還有一些經典台詞包括『這是活生生的』,我們覺得這很好玩,這是一個冒險的故事也是一個敘述兄弟情誼的電影。基本上我可以說這個劇本完全承襲且改編舊版電影的元素較多,遠高於瑪麗雪萊的原作小說。」

史考特曾經在麥格根執導的《新世紀福爾摩斯》當中飾演經典反派莫里亞提,他表示麥格根最終決定運用真實的演員,也就是讓紀堯姆德洛內來演出真正的「怪物」,讓他透過化妝以及換上特殊義肢,每次都必須要花費六小時的時間來做準備,相對於使用CGI電腦動畫或是動態捕捉技巧,這樣的做法其實更棒。

「我認為弗蘭肯斯坦所做出的怪物,最可怕的地方是當你看到他全身是被各個人體器官組合而成,但我喜歡這種感覺,所以我不希望他們運用太多的電腦特效來完成,因為我認為這並不能讓演員樂在其中,也無法讓他好好發揮。」

「看到這個怪物時,必須要覺得牠是非常混亂且情緒不穩定的,但我又想,我們必須要了解這怪物要具備經典的元素。我認為有時候透過CG特效的怪物也許會讓觀眾印象深刻,但不會讓觀眾感受到危險,這怪物必須要看起來是活的,而且好像是在日常生活中真的會出現的,觀眾會希望感覺到這些元素。」

史考特也那麼認為,他同時也出現在電影裡面最後一段的城堡戲碼,在那幾天內也置身於真正的風暴,相對於電影裡面的風暴,顯得更為肆虐。弗蘭肯斯坦的怪物終於正式登場,那景象確實非常令人難忘,他也說出他的想法。

「我們的城堡非常漂亮,而且在即將接近片尾大高潮時,我們在那裡拍片的感覺真的棒呆了,那真的是我體驗過最棒的史詩場景。我們製造了大量的人工風雨,我們有閃電,我們有大量的爆炸,身為演員的我們都在其中咆哮著,你所能夠想到的任何事,我們都做了。」

「這真的非常困難,我必須這樣說,因為當我們關掉人工暴雨的製造機時,真實的暴風雨依舊滂沱下在我們身上。我們拍片的時候感覺就像置身在地獄,那真的是困苦的人間煉獄啊。」他大笑:「有夠不可思議。」

同戲演員佛萊迪福克斯也同意他的說法,他說:「當我們拍攝這段城堡戲時,剛好是結尾,而我們遇到了極大的風暴,怪物的復活也跟強烈的閃電一同出現。老天爺一定不會對這一天失望的。」他大笑。

「他真的讓天堂的大門開敞,並且掀起非常激烈的暴風,但即便有真正的風暴,我們依舊製造出人工暴風雨,再加上爆炸特技、到處四濺的泥巴,我真的感覺我被深深困在一個巨大的牢籠裡面,在我的前方持續有著傾盆大雨以及大量的泥巴堆疊,這真的就像是地獄,對我們來說拍完這部電影真的就像是徹底重生,不過我也覺得這非常值得回味。」

自體脂肪豐胸 雙眼皮 音波拉皮 3d列印下巴 台北植牙 牙齒美白 洢蓮絲 童顏針 液態拉皮 國字臉 男性女乳症 隆鼻 醇養妍 白內障 胃縮小 平胸手術 3d聚左旋乳酸 到府坐月子